独家 | “甜宠剧”的喜与忧

但在庞大的体量中却没那么容易看到类型的根基——似乎很难来描述某种我们自以为成熟的类型剧所稳定持有的工业水平。

独家 | “甜宠剧”的喜与忧

导读:类型剧在中国,什么样?我们能看到每年从备案到播出都占比庞大的几种“流行”题材,但在庞大的体量中却没那么容易看到类型的根基——似乎很难来描述某种我们自以为成熟的类型剧所稳定持有的工业水平。有类型观念却没那么普遍的类型突破,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影视前哨(ID:yingshiqianshao)独家策划专题深焦类型剧。第二篇,谈“甜宠剧”。

文 | 戴桃疆

日子很苦,张嘴吃糖,贴着“甜宠”标签的影视作品风靡中日韩。韩剧方面,去年夏天的《金秘书为何这样》以及正在热播的《触及真心》都让不少观众感觉满心甜蜜。

国产剧方面,从2016年的《我的奇妙男友》到近期的《绝世千金》《奈何BOSS要娶我》,甜宠剧捧红新人、翻红演员的能力有目共睹。

独家 | “甜宠剧”的喜与忧

独家 | “甜宠剧”的喜与忧

尽管甜宠剧在整体口碑大多并不理想,但人气稳定。以韩剧《触及真心》为例,许多观众诟病电视剧缺乏新意,主演选择李栋旭和刘仁娜纯粹是在消费爆款韩剧《鬼怪~孤独又灿烂的神》,但批评声仍未妨碍这部剧成为许多观众关注的重点。无论同期对手是谁、是何类型,都能收获不错的播放量和舆论声量。甜宠剧《奈何BOSS要娶我》在网络剧门类中的关注度就一度超过爆款剧集《延禧攻略》的姊妹篇《皓镧传》。

在国内影视行业不断被吹冷风的大环境下,贴着“甜宠”标签的网络剧逆风飞行,每一部都获得了不错的成绩,并成为一批新公司打开市场局面的利器。

甜宠剧是传统的浪漫爱情喜剧衍生出的一个分支,剧集中既存在浪漫爱情喜剧固有的一些特征,在具体属性上又存在一些决定性的差异。相比已经成熟的都市浪漫爱情喜剧类型,甜宠剧仍然处在成长期和上升期,既有的市场效应也预示着这个题材存在着无限可能。

已有经验表明,只有内容过硬才能实打实地推动一个类型的作品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下去,处在成长期的国产甜宠剧如果不能克服现阶段已经暴露出的问题,也存在提早令观众产生审美疲劳之虞。

甜宠之忧

甜宠在类型设定和框架结构上和既有的、依然成熟的浪漫爱情喜剧存在若干共同之处。首先二者都以男女主人公情感历程为表现主体,具有高度的假象性;其次,二者大多设定男强女弱点的人物关系结构,主要男性角色拥有迷人的外貌,根据剧情设定的不同搭配富有、睿智、多才多艺等设定,并与不同的性格特征进行排列组合,相比之下,主要女性角色尽管也有一定的社会成就,但在财富持有数量、所处社会阶层、社会地位、才智水平等方面,综合势力明显逊于主要男性角色;再次,两种类型中,男女主角的情感都可能受到来自外力或客观因素的阻隔和影响,从而在感情之路上遭遇不同程度的挫折。

不同之处在于:其一,甜宠相较于浪漫爱情喜剧确定性更强,浪漫爱情喜剧固有的桥段实在迎来大团圆结局之前安排男女主角因为某些缘由产生争执,甚至出现关系破裂的可能,即便最后以“大团圆”收场,波折在劫难逃。而甜宠剧在情节起伏上大多较为平缓,人物确定关系之后,大多会顺利推进直至走向大团圆结局。

其二,女性角色相对男性角色呈现出的综合劣势并不会为情感关系埋下隐患,在浪漫爱情喜剧中,男女主角之间的身份差异往往是整部作品中最核心的矛盾,但在甜宠电视剧中,这种差异带来的落差恰恰是展示甜蜜宠爱的空间,落差越大,作品的甜度就越高。

其三,浪漫爱情喜剧因为相对成熟,往往通过人物设定上的创新来制造新的看点,而甜宠剧在设定上习惯延续浪漫爱情喜剧中已经成熟的人物设定搭配,《奈何BOSS要娶我》中业界精英搭配女明星,《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中全能学霸搭配女学渣,《绝世宠妃》中权倾天下的尊贵王公搭配身份卑微女……

甜宠剧在市场上取得的胜利得益于这个类型高度的确定性。《奈何BOSS要娶我》中的总裁坚持与女主角结婚,韩剧《触及真心》中男主角一度被怀疑对女性没有兴趣,但在女主角这里突然开窍……男女主角从产生联系起便确定地走向大团圆结局,且过程顺利。男主角在情感上没有动摇,没有难以平复的情伤或其他情感包袱,女主角是男主角情感上的唯一也是第一,女主角是情感关系中的绝对胜出者,过程中只需要男主角带来的浪漫体验就好。这种高度确定性的结构和设定满足了一部分观众轻松观看的心态,观众无需投入太多的情绪便可以获得极大的心理满足。然而应该注意到是,作为甜宠剧制胜法宝的“高度确定性”中也存在多种隐忧。

由于人物设定大多延续浪漫爱情喜剧类型中成熟的配置,因而缺乏新意和创造力,容易诱发观众将甜宠剧与既有的同样设定浪漫爱情喜剧做对比,进而拉低甜宠剧本身的口碑和观众满意度。

高度确定性的成立往往建立在减弱情节戏剧性的基础上,剧情缺乏波折,“甜宠”特征以来日常互动和亲密关系氛围营造,对剧中男性角色的颜值、和浪漫桥段设定有极高的要求,对演员的观众缘也提出一定要求。

因为剧情缺乏起伏波澜,男女主角必须迅速投入到亲密关系中才能够展示日常互动部分,导致甜宠剧在关系建构上,往往存在逻辑瑕疵,角色不具备基本的行动逻辑,许多情节设定显得生硬、突兀。传统戏剧故事展开依赖两种推进模式,一种是人物驱动型,另一种是情节驱动型,在甜宠剧既有的弱化情节属性下,又缺乏人物驱动,故事会显得十分平淡,加上亲密关系中的甜蜜、娇宠手段无外乎无限包容、亲昵接触,久而久之容易令观众滋生审美疲劳,产生厌倦感。

强化特质,从良到优

甜宠剧的目标观众群体女性,核心诉求是对浪漫爱情关系的高度确定性,浪漫爱情喜剧中的男主角可以是万花丛中过的浪子,但甜宠类作品中这种情况是不存在的。甜宠剧中的女主角不要做万花丛中最艳的一朵,也不要做风尘中浪子最后一个女人,目标观众群体追求的是专注与唯一。为了满足这种特质,甜宠剧不得不再剧情戏剧性上做出牺牲,但这种牺牲并不意味着甜宠剧与故事性绝缘,只要甜宠能够把控自身特质与“浪漫”之间的区别,并不断强化其中的差异性,彰显自身特性,那么甜宠剧也能在质量上有所提升。

如果将送玫瑰、放烟火的“浪漫”视为“用你的方式爱我”,那么“甜宠”的内核则是“用我希望你爱我的方式爱我”。

浪漫爱情喜剧中存在很长时间的情感试探和磨合期,甜宠则不需要。浪漫爱情喜剧中,女主角需要展示个人魅力完成对男主角的征服,甜宠剧中女主角则不需要——女主角当然也能动性,但能动性主要用在自我成长和自我认识上,无需屈从于男性角色的需求,也几乎不用为男性角色做出改变。

甜宠剧中,男女主角的情感经历多数都是空白的,男主角存在的全部意义就是为女主角解决问题、包容女主角的错误和情感上的犹豫、回应女主角的需求、与女主角进行亲密互动、满足女主角的情感需要。在这个过程中,男主角的情感处于不断增量的过程,包容度逐渐增大,这个量变的过程本身就构成了戏剧表现的素材。以正在热播的韩剧《触及真心》为例,男主角在女主角告白的同时,第一时间对女主角的心意做出回应,同时袒露自己的慢热和笨拙,之后爱意不断增量,在填充内容的同时也令观众感受到甜蜜。

相对的,浪漫爱情喜剧则是一个质变的过程,男主角对女主角是从“不爱”到“爱”,依赖男主角为爱的牺牲和付出强化戏剧性,并通过付出拔高形象。

国产甜宠剧虽然在数量上有集团军的优势,但在质量上仍然有长足的进步空间,多数甜宠剧内容和表现手法高度趋同,仍然高度依赖所改编的文本基础及网络文学本身积累下的庞大受众。在类型处理上,许多贴着“甜宠”标签的作品也未能区别于既有的浪漫爱情喜剧,无法给观众提供极致的甜蜜体验,可替代性过高。

国产浪漫爱情喜剧一直都未能与海外甚至港台同类型剧集并驾齐驱,究其原因还是在于并未将浪漫发挥至极致。甜宠虽为浪漫爱情喜剧的分支,但作为一个特性鲜明的类型,未必不可以后来者居上,将甜宠特质发挥强化至极致,创造出口碑与市场双丰收的优质作品。

"独家 | “甜宠剧”的喜与忧"的相关文章